<em id="zrlxr"></em>

        <address id="zrlxr"><listing id="zrlxr"><menuitem id="zrlxr"></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zrlxr"></form>
        ?
        A+ A-

        起義將領裴昌會回濰探訪老宅院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2-08-08 08:41:00

        裴昌會

        裴昌會宅院一帶。毛新民繪

        裴昌會(左三)在濰坊十笏園。

        裴昌會宅院原址一帶今貌

          郭宅街路南,王振方、王麟書宅院以西,坐落著濰縣籍起義將領裴昌會的老宅院。裴昌會個人生平事跡的記載十分豐富。他在青年時期就離開了濰縣。全面抗戰爆發、濰縣淪陷時,該處宅院遭日寇查沒,他的母親和夫人、孩子也離開濰縣逃難。宅院的相關情況,則僅見裴昌會到濰坊視察時有零星記載。

          少年青年時住郭宅街投身軍旅生涯幾十年

          裴昌會,字同野。他的少年和青年時期在郭宅街路南,王振方、王麟書宅院以西的一處宅院內居住和生活。少年時期,他在濰縣私立繼志小學就讀。青年時期,他就讀于高密縣膠萊中學、濰縣縣立中學。

          1918年,裴昌會考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離開了位于郭宅街路南的家、離開了濰縣。1922年畢業后,他的軍旅生涯開始,歷任見習排長、排長、連長、上尉參謀、少校團副、上校教官、五省聯軍教育處長、團長、少將旅長、副師長、副軍長兼四十七師師長、第九軍軍長、第四集團軍副總司令、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西安綏靖公署副司令兼第五兵團司令、第七兵團司令等軍職,最高軍銜為中將。

          1949年12月川北起義加入革命隊伍后,裴昌會歷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川北行署副主任兼工業廳廳長、西南紡織工業管理局局長、重慶市副市長、政協重慶市副主席、四川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等職務,是第一至第七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五、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第一至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

          聯合八路軍抗日七位親屬慘遭日寇殺害

          七七事變后,裴昌會率國民黨四十七師北上,參加了抵抗日寇進攻的多個戰役,包括著名的忻口之戰。稍后,他的部隊在橫嶺關(位于現山西省絳縣境內)一帶布防,與八路軍防區為鄰,友軍之間相互配合,多有往來。

          裴昌會與八路軍真誠聯合抗日。與之聯系較多的八路軍將領有陳賡、陳錫聯等人。

          1938年5月,日寇進犯橫嶺關。裴昌會以兩個團設伏于橫嶺關以北,以一部分兵力誘敵入圍。八路軍配合行動,前后夾擊日寇。隨后,陳錫聯親率一個團精銳部隊,連夜急行軍,奇襲陽明堡機場(位于現山西省代縣境內),殲敵一百多人,炸毀敵機24架,機場癱瘓。日寇部署圍追。八路軍迅速撤退,突出重圍后進入裴昌會的防區。裴昌會以友軍相待,清理倉庫,提供補給,并為部隊休整提供了便利。陳賡時任八路軍一二九師三八六旅旅長。陳錫聯時任八路軍一二九師三八五旅七六九團團長。

          1939年1月,太原日寇三千余人企圖沿同浦鐵路增防風陵渡(位于現山西省芮城縣境內)。裴昌會立即率四十七師趕赴洪洞縣、古縣一帶,與八路軍陳賡部的一個縱隊、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的一個旅及國民黨劉戡部,前后夾擊,激戰兩天半,日寇大部被殲,只有幾百殘兵敗將奪路而逃。國共軍隊均有大量繳獲。隨即,裴昌會奉命率部轉入王屋山、太行山區河南北部及濟源一帶,仍與八路軍相互配合,抗擊日軍,直至1942年春。日寇企圖越過中條山、經風陵渡南渡黃河的計劃始終未能實現。劉戡時任九十三軍軍長。

          濰縣淪陷時,裴昌會的家業包括郭宅街路南的該處宅院在內都遭到日寇查抄,他的母親、夫人以及全家數十人背井離鄉,隨軍輾轉。1944年年底,他們在自洛陽至西安的轉移途中,在宜陽、嵩縣交界處的木柴關遭到日寇追截,他的夫人、三兒子等七位親屬慘遭日寇殺害。當時,他的夫人姚琳卿在一處水塘內藏身。日寇發現后將其強行拖上岸。為保持氣節和名節,姚琳卿不停地斥責怒罵敵寇,當場遭到射殺。

          聽從規勸棄暗投明胸懷熱血帶頭起義

          1947年3月,國民黨反動派軍隊胡宗南部進犯陜西延安,指揮所設在洛川,裴昌會兼任主任。解放軍主動撤出延安后,指揮所遷入,裴昌會仍兼任主任,成為國民黨軍盤踞延安的最高職務的將領。胡宗南時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西安綏靖公署主任。

          1948年4月,解放軍收復延安后,裴昌會先后參加了企圖阻止解放軍南下的多個戰役,因屢戰屢敗,退至寶雞。他早年加入我國革命先行者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胸懷振興中華的一腔熱血。此時的他,感覺仗越打越糊涂,由糊涂而生厭戰,誘發疑問:內戰到底還能堅持多久?這樣渾渾噩噩地走下去,是否還有出路?

          解放軍及時安排裴昌會以前的部下李希三(做過裴昌會部的軍需處處長,是中共黨員、地下工作者)登門曉以大義,說服裴昌會脫離國民黨反動派軍隊,棄暗投明。胡宗南對裴昌會產生了懷疑,1949年9月將裴昌會的后繼夫人及四個子女轉移到臺灣,又安排“走馬換將”,讓裴昌會赴四川廣元接手第七兵團。同年12月,裴昌會在德陽成功起義,先后參加起義的國民黨部隊有第七兵團司令部直屬部隊及其下屬的十七軍、七十六軍、九十八軍。1950年1月,裴昌會電令、三十八軍遵令在茂縣放下武器、解除武裝。本次起義史稱川北起義,涉及人員共有10萬人。

          協助成立川北大學,籌建川北區民革地方組織

          裴昌會撰文回憶說,他是1949年12月23日在四川德陽率領第七兵團起義的。起義后,部隊集中到中江、三臺、鹽亭等縣整訓。1950年8月,起義部隊經過民主改革整訓完畢,開往甘肅天水,與解放軍第七軍并編。部隊整訓結束后,按照他個人意愿轉業到地方工作,擔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川北行署副主任兼工業廳廳長等職務。川北行署駐南充。

          當時,東北大學的部分教職員工由陜西咸陽集中到南充,行署以這些師資為主籌備成立川北大學。裴昌會1947年在陜西任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時,東北大學的一部分教職工由四川三臺轉移到咸陽,準備遷回東北。因內戰已經開始,他們無法繼續前行,滯留在咸陽。為解決他們的生活問題,裴昌會曾批準發放糧食和經費接濟他們,彼此有過交往。

          川北大學籌備成立時期,川北行署安排裴昌會多同原東北大學教職員工聯系。在其后的院校合并、創辦川北大學過程中,裴昌會對這些教職員工的安排,作過一些工作。川北大學是現在四川師范大學、西華師范大學的前身。

          1951年籌建民革川北區地方組織,開始由原在南充的地下民革成員龍杰三、尹子勤負責。他們同幫會等封建組織和地方勢力有千絲萬縷的關系,在籌建民革組織中很難擺脫這些制約,打不開工作局面。川北區黨委、統戰部請裴昌會擔任籌建民革川北組織的工作。他與龍杰三、尹子勤、李樹驊、肖端重等人擔負起民革川北區組織的籌建工作,以他為主。他們向民革輸送了一批青年干部,組成了民革川北區分部籌備委員會,開展對川北區與原國民黨有歷史關系的人士進行團結教育工作,在機關學校中發展了一批民革成員。1952年1月,民革川北區分部正式成立。

          1952年11月,包括川北行署在內的四個行署合并組建為四川省。裴昌會去了重慶,先任西南紡織工業管理局長,繼任分管輕紡工業的重慶市副市長。當時他已年近花甲,卻頑強地從頭學起,逐漸由外行變成內行。大西南不少大中型紡織企業自破土建設直至順利投產,都凝結著他的期望和心血。

          1978年以后,裴昌會認真履行人大代表的職責。他先后對重慶的城市建設、環境保護、中小學教育等多項工作進行視察,對發現的問題,分別向中央和有關方面反映并提出建議。他提出的中小學急需改善教學條件、部分老紡織廠退休職工包袱過重、某些地區環境污染等問題及建議,都得到了有關方面的重視和逐步解決。

          1986年,已屆90歲高齡的裴昌會,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安排,赴故里山東的青島、煙臺、濰坊、淄博四個城市進行視察,歷時月余,歷程萬余里,視察了40余個事業和企業單位。通過聽取主管部門的匯報和實地調査,深入了解了當地在貫徹《義務教育法》中存在的問題后,他及時向中央有關方面提出:要盡快貫徹《義務教育法》的實施細則,大力發展師范教育,建立一支符合質量要求、相對穩定的教師隊伍,要進一步提高教師的社會地位與經濟待遇。從中央到地方都要撥出??钪г毨У貐^,以保證《義務教育法》的實施。同時,他還對開放城市外引內聯的制度安排、資金使用、具體政策實施中存在的有關問題及青島、煙臺的經濟開發區建設都提出了切實可行的建議,受到中央有關方面的高度重視。

          真誠跟黨走早是“自己人”,93歲加入中國共產黨

          裴昌會1949年起義時,解放軍方面的代表是第一野戰軍十八兵團政治部主任胡耀邦。起義部隊經過民主改革整訓完畢,裴昌會按照個人意愿轉業到川北行署工作時,胡耀邦是川北區黨委書記、川北行署主任。

          胡耀邦的長子胡德平撰文回憶說,在胡耀邦的眼中,裴昌會一旦認清光明的前途,就愿向正義之師輸誠,承諾起義,便絕不失信,自從起義那天開始,就一直同心同德跟黨走。裴昌會川北起義后,胡耀邦與他見面最早。當時,胡耀邦向裴昌會表示:“你的工作,你的生活,我作為中共代表一定對你關心、負責,并要關心負責一生。我作為共產黨員說話算話,包攬到底。”裴昌會轉業到川北行署工作,胡耀邦是他的直接領導。從此,兩人便結下終身友誼,成為真正的同志。

          裴昌會多次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1975年他作為人大代表,到北京參加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專門去胡耀邦家探望時,吐露了申請入黨的愿望,以表達自己真誠跟黨走的決心。胡耀邦表示愿望很好,可以向所在的重慶市委統戰部遞交申請,由他們轉交中央審批。裴昌會當即決定回重慶后就寫申請書。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國民黨軍隊起義將領李振專門寫信要求入黨。他把信件交給裴昌會,要求轉交給胡耀邦。裴老鄭重地將信件面交后,迫切地詢問道:“耀邦同志,怎么黨組織到現在也不考慮我入黨的問題,是我不夠條件,還是死后追認我?”胡耀邦認真回答說:“怎么不夠條件?你早已是自己人了。作為你來講,有國內外的影響。都是黨內的人對事業不利,你在黨外起的作用更大。但是我會想到這事。”

          黨內不少老同志關心裴昌會,包括他的入黨問題。胡德平知道的就有楊得志、余秋里、廖漢生等人。1989年裴昌會93歲時,四川省委書記楊汝岱主持,批準了裴昌會的入黨要求,并報中央組織部備案。國內外報紙對此都有報道。

          回濰探親了解故鄉巨變,郭宅街老宅院里憶舊

          1976年5月,裴昌會回到闊別多年的老家濰坊,期間專門撰寫了三篇探親日記,字里行間充滿對家鄉的深情眷戀。

          這次探親,裴昌會見到了同胞弟妹裴昌年、裴昌范。他在鐵路部門工作的長子裴大超專門從京滬鐵路復線工程的施工工地趕回濰坊。次子裴大民解放前去了臺灣,他留在內地的妻子、女兒也趕來團聚。

          濰坊市的幾位領導陪同裴昌會參觀了市容市貌以及柴油機廠(現濰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棉紡織廠、工藝美術研究所、東郊人民公社李家大隊(現屬奎文區廣文街道轄區)等。他記憶中的濰縣原是一個小手工業城市,生產土布、烤煙、鐵鍋、草帽編等產品,而眼前的濰坊已建設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工業城市。重工業、輕工業、化學工業、電子儀表工業等樣樣都有。他還了解到,嵌銀、地毯、刺繡、石雕、仿古銅器、編織、貝殼畫、羽毛畫以及用放大鏡才能看清楚的桃核雕刻等上千種地方傳統藝術品,已行銷國外,在國際市場上深得好評。

          全國人大常委會安排裴昌會1977年來濰坊視察工作時,他讓侄子裴大正陪同,抽時間專門去了郭宅街老宅院。進入宅院,他與侄子敘述著自己幾十年前的左鄰右舍,站在自己當年住房的窗沿外回憶以往的點點滴滴,對自家后院的那棵海棠樹記憶猶新。

          郭宅街裴昌會的老宅院,除此之外,未見其他記載,原址大致位于現濰城區松園子小區北沿偏東一帶。

        責任編輯:邢敏

        XXXXX欧美丰满大屁股大屁股

          <em id="zrlxr"></em>

              <address id="zrlxr"><listing id="zrlxr"><menuitem id="zrlxr"></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zrlx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