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rlxr"></em>

        <address id="zrlxr"><listing id="zrlxr"><menuitem id="zrlxr"></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zrlxr"></form>
        ?
        A+ A-

        大中丞宅院興衰變遷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2-08-08 09:36:00

        綠野齋內景。毛新民繪

        劉忠干

          與劉鴻翱以及郭宅街路南大中丞宅院有關的劉家知名人物還有劉曦、劉忠干、劉遜聰。大中丞宅院的變遷與劉鴻翱的身前、身后事密切相關,帶有一些傳奇性。

          劉曦隨同輾轉照料父親,擅長書法喜歡詩詞

          劉曦,字寅士,號賓谷,劉鴻翱的兒子。他擅長書法,喜歡詩詞。劉鴻翱在廣東、陜西、云南、福建諸地任職時,他一直隨同照料。劉鴻翱喜愛古文辭章,隨感撰寫了很多文章,但因公務繁忙,往往隨手就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劉曦總是默默地為之收集整理妥當。

          劉曦長期隨同劉鴻翱輾轉各地,顧不上自己考取科舉功名。道光二十六年(1846)他考中舉人,具有了踏入仕途的資格。但當時因為劉鴻翱年高多病已在濰縣郭宅街大中丞宅院居家養老。劉曦不忍心遠離,故直到去世也沒有出任任何官職。

          劉忠干參加革命,秘密受命保護十萬余斤糧

          劉忠干,字孝同,劉鴻翱的后裔,出生于大中丞宅院,1917年考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畢業后開始軍旅生涯,歷任排長、連長、營長、團長、旅長、北平衛戌司令部參謀長、五十一軍參謀長、副軍長、第一戰區長官公署參議等軍職,最高軍銜為中將,退役后任河北省田糧處倉庫主任。參加革命隊伍后,歷任民革第五支部主任、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市文史研究館館員、北京市參事室參議等職務。

          七七事變后,劉忠干與五十一軍在抗日正面戰場先后參加了淮河、六安、韓莊、郯城之戰等戰斗,之后參加了臺兒莊戰役。戰斗中他摔傷腿部,去重慶療養。1947年退役。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他秘密接受中共地下組織安排,妥善保護了倉庫所存十萬多斤糧食。新中國成立后他將存糧移交,自己也經人介紹,在北京參加了革命隊伍。在京任職期間,他關心祖國統一大業,積極撰寫文史資料,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

          家鄉父老見到的、知道的劉忠干,任職職業軍人期間,即使軍銜高至中將,探親回濰縣郭宅街大中丞老宅時,也不見警衛人員隨從,不乘汽車,不著軍裝,不通知地方官員,展現的是沒有官架子、平易近人、待人溫和的形象。

          劉遜聰受命整理書稿,推動《濰縣志稿》面世

          劉遜聰,名祖干,字遜聰,劉鴻翱的后裔,劉忠干的堂弟,先后在濰縣縣立中學、山東農業專門學校就讀,畢業后歷任即墨、膠縣教育局局長、日偽萊濰道公署督學等職務和偽職,解放后曾為濰坊市政協委員。

          濰縣縣長王華安于1931年主持設立縣志局,聘請陳蜚聲、劉金第、杜佐宸、丁叔言等地方知名學者、志學方家、社會活動家及士紳名流為縣志編纂委員會委員,陳蜚聲任總纂,劉金第任副總纂,丁錫田為采訪部主任、主筆,陳達善、孫仙坡為編輯,郭魯泉為繕寫,丁次萱任總務。以丁錫田為代表的修撰人員,殫精竭力,對自己承擔的內容,無不廣征博采,搜集資料,嚴格審核,以盡可能地確保翔實、無誤。正是由于精心和投入,所以修撰《濰縣志》進展緩慢。自1931年至1938年1月濰縣淪陷,用了七年的時間也沒能完成。好在絕大部分內容已經成稿,而且部分內容已經定稿并印刷成冊。濰縣淪陷后,《濰縣志》修撰活動被迫中止,書稿由丁錫田收藏于丁氏群化小學。

          1940年,日偽萊濰道尹常之英了解到《濰縣志》未能完成編纂,便委命劉遜聰找尋遺存的書稿并進行整理。常之英、劉遜聰等人組織完成書稿整理后定名為《濰縣志稿》,常之英題寫書名和序,劉遜聰題寫跋,詳盡介紹了《濰縣志稿》編纂過程。1941年夏,《濰縣志稿》由濰縣和記印刷局印成并面世。

          出大殯耗費巨資大中丞宅院衰落

          在郭宅街的知名宅院中,大中丞宅院的變遷隨著與劉鴻翱身前、身后事相關的變化,也帶有一些傳奇性。

          劉鴻翱在云南任職時,委托自己的五弟購置了一處距濰縣城三里多遠、名為黃葉樓的私人花園,打算退出官場歸里后把那里作為安心養老的處所之一。

          但人算不如天算。云南為官時所染瘴氣的后遺癥讓劉鴻翱不僅難行跪拜之禮,腿腳行動也不便了。因而辭官回到濰縣后,因為腿腳不方便,不能常去郊外的黃葉樓,他便在郭宅街宅院旁邊買到一處廢園地,并費時兩年建成與宅院相連的居家花園,沿用多地為官時官署居所花園的老名號取名綠野齋。為了來去方便,他居住的葆盛堂就在北面緊挨著綠野齋。當時的大中丞宅院北起郭宅街,南到松園子街,西到預備倉街,規模為十進院落,一百多間房屋,在郭宅街和松園子街上都設有大門。

          另一件人算不如天算的事情是,大中丞宅院的綠野齋花園建成僅兩年后,兒子劉曦與劉鴻翱就在相隔一個多月的時間里相繼去世。劉鴻翱的長孫劉鐘慶,為劉鴻翱父子二人同時出大殯,耗費了巨資,不得不變賣了兩千畝土地。因為辦喪事致貧,為了維持生計,大致在清亡后不久,劉家又陸續將大門設在松園子街上的綠野齋花園及附近共六處房產,轉賣給了本地清代末年辭官歸里的士紳、學者陳恒慶。此后,大中丞宅院又只有郭宅街路南那一處掛有“大中丞”牌匾的大門了。另有記載說,大中丞宅院郭宅街路南是并列的兩座大門,但大門里面是相通的。

          大中丞宅院西沿,為一列青磚青瓦的臨街房屋,這些房屋在臨預備倉街的屋檐下開有用豎立的大板磚做欞子的一處處小檐窗,是大中丞宅院里儲存糧食的房屋。但起初,大中丞宅院在預備倉街上并沒有門。后來,劉家在預備倉街北端路東又開了個便門以方便出入。

          附近知情民眾回憶說,大中丞宅院原址一帶解放后成為濰坊市醫藥公司等單位的職工宿舍。大中丞宅院原址位于現在濰城區松園子小區北部偏西一帶。

          本期圖片為王瑞甫提供(署名除外)

          本期資料來源:《濰縣志稿》《郭氏族譜》《濰城文史資料》《濰城區志》《濰城區地名志》《濰坊市志》《濰坊文化三百年》

        責任編輯:邢敏

        XXXXX欧美丰满大屁股大屁股

          <em id="zrlxr"></em>

              <address id="zrlxr"><listing id="zrlxr"><menuitem id="zrlxr"></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zrlxr"></form>